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沈家大屋会议:探索符合中国实际的革命道路

作者:罗海嵩 来源:《新湘评论》2021年第1期 发布日期:2021年02月04日 06时01分45秒 编辑:李志佳

长沙市开福区潘家坪路与华夏路交界的小巷子里,一块写着“沈家大屋会议故址”的石碑,在熙来攘往的人群里静默矗立,若不是仔细寻找,很容易被人忽略。但这块石碑背后,却是一段不平凡的历史。93年前,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一群共产党人,曾在这里慷慨陈词,探索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


危急存亡之秋——沈家大屋会议的时代背景

1927年,蒋介石和汪精卫先后叛变革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当时的中国革命正处于一个十分危急的关头。1927年的8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汉口召开了紧急会议,这便是八七会议。八七会议后,毛泽东、彭公达受中共中央派遣回湖南传达贯彻八七会议精神、改组湖南省委,并策划发动秋收暴动。

那时候白色恐怖笼罩长沙城,司门口的电杆上经常悬挂着共产党人的头颅,为了躲避国民党特务的追踪,会议选址在长沙北门外的沈家大屋。

据参会人员长沙县农民协会特派员余西迈回忆,地下党员们常常乔装成长袍“小开”(方言“富家公子”的意思)的样子到沈家大屋“搓麻将”,看似玩乐享受,实则便于隐藏身份开展工作。

1927年8月16日至18日召开的沈家大屋会议也是如此。这几天,毛泽东、夏明翰、易礼容等会议代表或摇着折扇、或提着鸟笼,从四面八方陆续聚集到这里,密谋秋收起义大计,颇有大隐于市的感觉。

从沈家大屋会议的议题来看,这是中共地方组织的一次会议,但它在探索中国革命新道路问题上的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远超一般的地方会议。从某种意义说,这是对八七会议的一种补充和完善。会上,湖南省委成员之间,甚至在湖南省委与其时的中共中央之间,就大革命失败后关乎中国革命何去何从的一些紧迫问题,出现过一些不同意见。毛泽东坚持从实际出发,凭借其丰富的实践经验和前瞻的理论思考,主导了此次会议,正确解决了秋收起义中的一系列重大原则问题。


风雨之中现星火——沈家大屋会议四项议题

沈家大屋会议的主要议题包括旗帜问题、政权组织问题等四个方面。这些问题上,与会者都提出了自己的独立见解。

该打出什么样的旗帜?八七会议虽然纠正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但是“对于左派国民党问题,还保存了些幻想”。会议期间,中共湖南省委在给中共中央信上提出“我们不应再打国民党的旗子了”。但是,中共中央当时并未采纳这些不同意见,并批评湖南省委“自以为可以抛去国民党的旗帜”“这是不对的”。不过,沈家大屋会议最终还是提出“要公开打出共产党的旗帜”。毛泽东和湖南省委的这种意见,对中央随后在这一问题上政策的变化,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该组建什么样的政权?1927年8月9日,中共中央指示中共湖南省委:“革命委员会胜利后当召集工农会代表及革命的小商人代表选举会议,成立正式民权政府。”对此,沈家大屋会议提出了和中央不同的意见,会议认为“应即刻建设苏维埃式的政府”,并指出“民选革命政府的口号也已臭了(吴佩孚、赵恒惕都说是民选)”。但是,中共中央当时亦未采纳沈家大屋会议上湖南省委这一不同意见。不过,沈家大屋会议在这一问题上依然维持原有决定。直到9月19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会议才决定“在革命斗争新的高潮中成立苏维埃”。

如何处理土地和农民?八七会议决定“没收大地主及中地主土地”“对于小田主则减租”。对此,沈家大屋会议根据毛泽东等多数意见,对八七会议关于农民问题的决议提出不同意见:“对地主阶级不是在没收他们的土地的时候让步,应在土地没收之后去救济土地已被没收的普通平民,并且只要他们能耕种,仍须拿与农民同等之土地给他们耕种,以消灭地主阶级。”会议同时拟出了土地纲领数条,不难发现,这个纲领为日后制定正确的土地改革政策奠定了基础。

如何确定军事和策略?八七会议上毛泽东曾提出:“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这一观点,无疑是对中国革命理论和斗争方式的巨大突破。然而并未得到党内一些主要领导人的赞同。沈家大屋会议重新提出并强调了军事斗争的重要性,“要发动暴动,单靠农民的力量是不行的,必须有一个军事的帮助。有一两团兵力,暴动就可以搞起来,否则终归于失败”,会议还指出:“我们党从前的错误,就是忽略了军事,现在应以百分之六十的精力注意军事运动,实行在枪杆子上夺取政权、建设政权。”另外,会议否定了中共中央原定的发动湖南全省暴动的计划,而是量力而行,“首先集中力量发动以长沙为中心,包括湘潭、醴陵、安源、浏阳、平江、岳阳、宁乡七县镇的起义,其他地区先做力所能及的准备,暂不直接组织起义。”


革命道路探索的萌芽——沈家大屋会议的历史贡献

沈家大屋会议上,湖南地方党组织和中共中央在一些问题上产生差异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革命应当是一场输入性的革命还是一场内源性的革命。

大革命失败后,斯大林和共产国际对中国形势和社会性质进行了一次重新判断和评价,随之调整了对华方针和政策。共产国际召回了鲍罗廷、罗易等人,撤销了陈独秀的中国共产党一把手职务,改由瞿秋白代理。与此同步,莫斯科开始有计划地派出军事顾问以及情报人员前往中国,帮助中国共产党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开展武装斗争,同时计划当中国共产党占领沿海省份后,从海上运输军火支援,一举夺占数省,进而漫卷全国。这本质上是要在中国发动一场以苏联为主导的,从外向内的输入性革命。明显带有复制苏联经验和模式来推动中国革命的特点。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一批立足于中国本土实际的革命者,一方面赞同并接受了苏联和共产国际系列举措中的正确部分,另一方面则立足于中国革命实际,主张主要依靠本国力量、发动人民群众开展革命斗争。这正是沈家大屋会议为何有如此突出历史贡献的原因。

《中国共产党湖南历史》曾这样评价沈家大屋会议:“没有教条地照搬中央的批示,而是坚持从湖南的实际出发,经过民主讨论,正确解决了秋收起义即将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会议从口头争辩到付诸实践,从发出先声到艰难探索,历史已经毫无悬念地证明,沈家大屋会议的决定,突破了八七会议的某些历史局限,最为切中关键问题,最为接近正确方向,为最终成功地找到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革命道路作出重要贡献。

上一篇 港澳回归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