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写在沱江边上

作者:何漂 来源:《新湘评论》2021年第5期 发布日期:2021年03月03日 02时05分33秒 编辑:陈家琦


u=3342681772,1506043092&fm=26&gp=0.jpg


美丽的邂逅

听着关于凤凰的传说,去寻找一个叫“凤凰”的地方。

凤凰,是一个美丽的名字,让人浮想联翩。从古老神话中的火鸟到西汉墓葬里的帛画;从至高无上的女权到诗人歌颂的希望,凤凰,都是一个美好的比喻,一个神奇的象征。

凤凰,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让人心驰神往。有人告诉我神秘湘西的诡异赶尸,有书中记载野蛮湘西的匪窝传奇。无论是缓缓流过的沱江,还是那风雨沧桑的吊脚楼,都无法让人再想到赶尸的诡异和土匪的凶悍。

初次邂逅,凤凰也并非想象中的那样神秘。我心中的凤凰应是一个宁静而端庄的少女,可事实上,凤凰不是,倒像个活泼得无所顾忌的小姑娘。凤凰古城以虹桥为中心向四周铺开,吊脚楼和古城墙多半分布在沱江边,商业氛围甚是浓烈,像烧沸的酒,散发着透心沁肺的香。这些吊脚楼和古城墙可一点儿也不安分,不是一般古城那样安静的性格,它散发着豪放的商业气息,没有哪一栋老房子不是购物者的天堂,吃的、玩的、看的,应有尽有,背包塞满了,相机也醉了,眼睛看花了,脚也走麻了。这湘西崇山峻岭之中的商业明珠,可以称得上大山里的“小香港”。夜晚的凤凰更加风姿动人,灯火绚烂,游人如织,酒吧喧闹的音乐满城沸腾,叫卖的声音到处都有,热闹的凤凰此时像炸开了的马蜂窝,人头攒动,比肩接踵,直到凌晨三四点还是这样的喧哗,真是一个不夜古城。我不敢相信,这会是我想象已久的湘西之地,弹丸之地竟如此热闹,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我还是喜欢凤凰安静得如恋人痴思的时候。那便是早晨,天刚刚擦亮,雾笼在沱江上,像抹上一层胭脂一样,淡淡的妆,让凤凰格外美丽。沱江的水缓缓而流,绿绿的,江边有些妇女在浣洗衣裳,勤快的手脚,保留着古老浣衣的传统,用的是木槌,木槌拍打着覆在石头上的衣服,一声一声,有时节奏分明,有时乱不成调。忽一声起,一个女人的吆喝,再是女人们的嬉闹,这平静的水面被打乱了,一条条水痕就浮现出来。

雨天的凤凰也有这样的性格。一到下雨天,来凤凰旅游的人要比平常少,于是她又开始凝眸沉思了。雨中的古城,是诗意与画境的结合,充满着期待,充满着遐想。期待着有诗中的艳遇,遐想着画里的故事。走在小巷石板路上,听一听音乐,看一眼沱江,很是舒心。如果此时正值人生恋爱的季节,带上你的情侣,走一走雨中古城,你会有种表达爱情誓言的冲动,想把最真挚的情感宣言留在凤凰。如果你独自一人,你会油然而生一种期待,期待一个梦中的人与你邂逅,或者更让你思念起远方的她来……


沱江之夜

夜晚的沱江两岸,是凤凰最为动人的景象。因为夜的缘故,山揉进了夜的墨团,只有山顶上的古塔披一层闪光,像天上悬着的大吊灯,照着这美丽的古城之夜。沱江两岸的吊脚楼都被灯光装扮得现出了身材,线条美,结构美,一闪一闪的灯光醉着如织的游人。城门里坐着一群年轻男女,有位男青年用吉他弹奏曲子,引来一阵阵高声喝彩。沱江上零星地缀着许愿河灯的烛火,斑斓点点,甚是可爱,它们随着河水缓缓而下,承载着人们的希望与祈祷流去。夜游凤凰古城,尤其是到沱江边上吹吹风,是一种享受。

我住在一个苗家人的家庭式小旅馆里,每当夜里,我总要出来溜达几圈,尤其喜欢在沱江岸边的石板路上散心。沱江是一条穿流在凤凰古城的小河,绿绿的水,脉脉的波,含着诗情,透着画意。这里有沈从文的描绘,有黄永玉的泼墨,有谭盾的演奏,这不仅是一条有故事的河,有历史的河,更是一条有情调的河。我一个人在凤凰住上些时间,每天要与沱江为伴,一到夜晚,我与沱江更亲近了,我觉得,也许此时此刻,懂我的只有这一浅沱江。

金秋的夜晚,天变得凉快了,尤其是江风吹来,让人不经意打了几个寒战。江水在夜间像是电视机的宽屏幕,影映着两岸的夜景,随着水的流动和灯的交辉,再加上几只游船划过,电视节目开始了,一会儿是电影,放映着关于一个山中之城夜晚的传说;一会儿是广告,催促着游人在此玩乐的冲动。沱江靠古城墙这边是一条长长的石板路,山体边伸下来的大石块和人工修的石板路交错着。一下城墙,路有点不平,做生意的最为集中,往下走更近沱江,便是仿古的一色石板路。沿着沱江往上游走,散布着好几块巨石,我便喜欢站在那些石头上看沱江两岸的夜景,在凤凰的夜色里去遐想关于凤凰的美丽传说。


吊脚楼

偏爱凤凰的吊脚楼,因为楼依着山、亲着水,楼、山和水构成的小城,就是一幅画。

吊脚楼像姑娘们在伸出自己的秀腿,浣洗脚丫子,把沱江水闹腾得活泼。

坐着苗船,往岸上瞧去,一排都是参差不齐的吊脚楼,一张张嬉皮笑脸似的,踢出水花,笑着望你,调皮得可爱。船更近些,便把这些古城的精灵们打量得更仔细了,它们挤着、闹着、推着、争着,高低不一,错落其间,都想往江上倾斜,像好久没有看过热闹似的,一张张窗户都冲你开着,活像睁大的水灵灵的眼睛。

苗船划出深深的水痕,绿绿的波浪往船身两边如蚌壳似的翻开,听着桨拨动的水声,就像碎银子打在地上。看着这些吊脚楼,想象关于她们的故事,若不是船工的一曲苗歌,你会一直醉在这梦幻般的水乡。到凤凰来,无非就是看一眼沱江和它两边的吊脚楼,回归古老的感觉,感受乡愁的味道。此时,和上船工的小曲,或者与苗家姑娘对上一首山歌,这趣味便更浓了。

船往前划去,便是凤凰有名的虹桥。桥横卧在江上,弯弯的石拱,拱成三个半圆,拱内透着桥另一边的风景,像摄像头在调着焦距,船越划近,镜头里的画面就越大了。日光洒在江面上,投下桥影,清波摇曳,凝神片刻,恍然惊醒,不禁要问:这是水上的桥,还是水里的桥啊?

过虹桥,便可见万寿宫和万名塔,它们都不是吊脚楼情调的建筑。你远远地望去,浮想一番,它们不正是这些洗着脚丫的吊脚楼姑娘围闹着的青壮男子么?万寿宫格外引人注目,系江南风格的楼台,而万名塔就耸立在沱江边的岩石层上,就像这岩石上长出的巨笔。船往前划,不一会儿就上岸了。

渐渐地,我看见沱江对岸的树披上了绚烂彩衣,原来趁我在思量,夜已经悄然而至,凤凰古城的灯火全亮了起来,像舞龙一样,从这头闪到那头。夜晚的吊脚楼更显艳姿,如果说白天的她们还带着山村女子的羞怯,那夜里的她们就已经饱含都市丽人的激情了,绽放光彩。我已在窗前观望许久,泡的那一杯浓茶早已冰凉,也察觉到寒气袭来,我有些乏困了,于是决定睡下。我将在沱江边上的吊脚楼里与梦有一个美好的约会。


第二天早上起来,天刚揉开眼,猛然推开窗户,就听见有船桨激起水花的声音。江面上的船影开始穿梭,水面上的竹排,有几只鸬鹚立着,眼睛鼓得好大,瞧着水里的鱼,天空划过几只雀鸟,给这座深秋古城带来了生气。我连做了几串儿深呼吸,恨不能把这新鲜的空气全装进我的身体。

离开吊脚楼时,我情不自禁哼起了歌曲《小背篓》:“小背篓,晃悠悠,小时候,妈妈把我背下了吊脚楼……”

上一篇
下一篇 长乐古镇记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