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一幕波澜壮阔的盛景

作者:辛艺 来源:《新湘评论》2021年第4期 发布日期:2021年02月20日 04时32分54秒 编辑:陈家琦


src=http___pic_sanqin_com_2021-01_12_9c0cdb6d-833e-4d27-a5bd-250224dae8ee_jpeg&refer=http___pic_sanqin.jpg


文艺是时代的晴雨表。2020年扶贫题材文艺作品如雨后春笋纷纷冒头不难理解,难的是把主旋律题材做得生动、年轻,做成大传播。《江山如此多娇》作为“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电视剧展播”重点剧目,以年轻视角和语态,成为2021开年剧场中的一抹亮丽色彩。

《江山如此多娇》讲的是“扶贫二代”濮泉生与省电视台女记者沙鸥在庸城县坐龙滩镇碗米溪村挥洒汗水、攻坚克难,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故事。在这个闭塞的山坳坳里,生活异常艰难,但是都市丛林里,人与人之间的那种陌生和疏离,在这里完全看不见。一个热气腾腾的乡土社会,散发出一种粗粝而温暖的光。如同一个静止的内生循环,人和人之间有稳定的情感和人际范式。或许这才是真实的乡村啊,一条条田垄小路白晃晃,一排排树篱错落又盘结,每一口空气都朴素清香,人与土地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静默相撑。

南怀瑾先生说,“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对于拥有漫长农耕文明的中国人来说,无论飘散至何处生根、发芽,都摆脱不了祖先镌刻在我们基因里的乡愁烙印。哲学上有种说法——人格同一性,用以解释或证明某个人何以是某个人,正是那一方被自己惦念不忘的水土,其地理的痕迹、驳杂的物质与人际情结,才指引我们去往何处,并最终成为自己。

《江山如此多娇》这种扶贫题材的主旋律剧,其理想层面的意义,就是让观众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一次精神洗礼,在重温梦里家园的同时,达成了一次回归乡土、并于此中找寻到自己或曾遗忘的精神根源之旅。

诚然,理想主义的田园牧歌并不能消解现实的鸡毛蒜皮,倘若抽掉上述美好的同构,所有参与扶贫的“实践者”(包括个人、党政机构、扶贫单位及社会力量)都不得不面对相似的问题,那就是浪漫背后的真实乡村,还很难摘去“认知落后”和“思想贫弱”的大帽;留住乡愁的“加速度”之下,需要的是夙兴夜寐、通宵达旦的思虑和攻坚。

在《江山如此多娇》叙述的时间里,湖湘大地尚有许许多多的贫困村落,一如剧中的“碗米溪”。它们囿于地缘、交通等,在数千年的光阴里积贫积弱,纵然风姿毓秀,旅游资源丰富,但是直到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湖南成为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重要思想的首倡地以来,才得以遇见它的机遇,成为打造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的样板。


src=http___n_sinaimg_cn_sinakd2021114s_200_w1080h720_20210114_8388-khstaxs0089022_jpg&refer=http___n_sinaimg.jpg


剧中有无数细节映照现实扶贫的艰难:碗米溪唯一的村小学破败不堪,孩子们坐在露天教室里上课,濮泉生不忍心,私自将路灯间距拉宽,把款项匀出部分修葺村小学;龙佑民书记在山洪中意外离世,濮泉生一怒之下罢免了村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之后为了一肩挑起重担,将自己城镇户口迁来碗米溪;贫困户电喇叭和廖匠嘎原本符合建档立卡条件,却因超生被否决,濮泉生敢向县长“顶牛”,哪怕身背处分也毫不畏惧;省台记者沙鸥发掘并打造了喜妹,一个李子柒式的人物,却面临个人价值与村集体利益如何平衡的问题;出了名的懒汉麻迷糊与惠妹子互相爱慕,却遭遇老族长惹阿公横加阻拦;县里修隧道要征收农田,不得不直面村民对于土地深入骨髓的眷恋和不舍……濮泉生和沙鸥一路历经的坎坷,既是剧本的情节和收看的逻辑,也是基层共产党员栉风沐雨的生动写照。

剧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村小学留守教师覃献文,作为村里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原本是最有资格走出大山过好日子的人,但为了孩子,为了早已远去的爱情,他义无反顾地留了下来。他和幺姑带着孩子们去县里参加合唱比赛,演唱曲目《梦的溪流》,歌词尤其动人:“我从远方/潺潺地来/带着山脉/默默地期待/清清的风啊/和着天籁/虽蜿蜒/虽曲折/但轻快/梦像云白/飘向天外/连绵障碍/阻挡不了盛开/每一滴水/都可以灌溉未来……”美而轻盈,充满了诗性。

《江山如此多娇》更为重要的现实意义,在于它用影视的形式阐释了国家战略层面的扶贫攻坚政策。原来,扶贫不是一个村几拨人的脱贫,而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精准扶贫。原来,在普通都市人群看来相对遥远的国家意志,并非这几年才走进大众视线:早在198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就下发了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只是那时的扶贫,多停留在“拨款式扶贫”阶段;之后,国家扶贫政策一直在推进,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逐渐建立;再到2013年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十八洞村考察扶贫开发,首次提出“精准扶贫”理念,为中国脱贫攻坚提供了一把“金钥匙”,神州大地上无数个十八洞村的命运开始得到根本性的改变;至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决战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历经8年,现行标准下近1亿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这种路径蜿蜒、目标明确的“中国式扶贫”,原来已经默默地走过了30多年。这30多年里,有无数个波澜壮阔的扶贫场景,而最近8年的“精准扶贫”精彩地演绎出了《江山如此多娇》。

精准扶贫,并非旷野里突如其来的一阵风,而是细水长流的耐性与滋养。千篇一律的趋同表达缺乏生命力,如剧中濮泉生所构想的,碗米溪凿通了隧道,成为庸城县的西大门,旅游业就可以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不满足于尾矿地上建起的桑蚕养殖,村里还应有更多条腿走路,于是他想到将3000亩闲置山林,流转为莓茶基地,这还不够,他又想试点村村联合的产业合作社,他所做的种种,就是现实生活中鲜活的、真正有格局的精准扶贫。

以《江山如此多娇》这部剧为眼,人们所见到的扶贫,不再是冰冷生硬的数字,不再是简单刻板的主观印象,也不是幻想中的英雄主义,而是很多细微的日常生活场景,这些场景串联起来,成为一代人的传奇,成为国家意志的折射。像剧中所倡导的那样,成功的精准扶贫,是敢于做创新的自选动作,规避既有的无效动作;是实践出真知,脚踩泥巴,心系群众,做磊落光明的共产党员;是无数有志青年,把个人理想抱负投身于宏伟的国家事业,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完美统一。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乡村是中国社会的萌芽地,也是中国社会的缩影。作为湖南广电推出的“脱贫攻坚三部曲”的压轴之作,《江山如此多娇》以扶贫之礼致敬乡村。作为青春励志的现实主义力作,《江山如此多娇》用接地气的镜头语言告诉你我:扶贫路上,任何波澜壮阔的盛景,都离不开所有微小的浪花。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