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湘江,怎么看你都不够

作者:武吉蓉 来源:《新湘评论》2021年第1期 发布日期:2021年02月04日 06时01分47秒 编辑:李志佳


湘江副本.jpg


湘江是长沙的母亲河,它滔滔南来,汩汩北去,过昭山而进入长沙城,经三汊矶又转向西北,至乔口而出望城,再过岳阳入洞庭,流经长沙市境约25公里。

因为家住在河东,常常要去河西,过湘江时,总会倾情地去凝望她,细细品味一番她的柔美。湘江的潮起潮落、橘子洲的草长莺飞,总是那么让人留恋、怀想。让我心动的湘江,我总是百看不厌。

早晨过湘江时,极目远眺,远处是黛色的山峦,秀丽的岳麓山就像湘江的一座守护神。近处丰盈的江水托着一片绿洲,橘子洲就像静卧在江心一位身披绿纱的少女,好似一幅山水画卷展现在我的眼前。每每遇上有晨雾的日子,岳麓山会隐身在浓雾之中,江面上腾起氤氲的烟气,令雾中的湘江似一位害羞的少女,让你看不清她的模样。几艘船在江中缓缓前行,不时还会有大雁掠过。

下午从河西过桥时,跃入眼帘的又是另一番景象了,河东一幢幢高楼鳞次栉比,让人目不暇接,尽显现代都市的繁华。微风吹过,江面泛起粼粼波光,落日的余晖映在水里,清澈透着霞光。

夏天的湘江一直是饱满的。从6月起,湘江就开始涨水了,7月初,湘江的洪峰到了最大值。这时候过湘江,发觉橘子洲几乎是浮在浑浊的江面上了。我还在担心漂亮的橘子洲会不会被淹掉,但没几天,就发现江水清亮了,绿洲又像是睡在了江面上。

夏天的傍晚,我常常去湘江风光带散步。沿途亭台楼阁、绿树假山,一步一景。我不光看风景,还会留意江边一处处休闲广场里三五成群唱歌跳舞、下棋打牌、健身散步的市民。

走着走着,会不由自主地停下慢行的脚步,伫立湘江河畔,聆听涛声依旧。举目远眺,远近几座大桥朦胧入眼,似条条巨龙飞越湘江,桥下水波泛泛,桥上车水马龙。

凝眸处,月光水色交相辉映,在月光映衬下,水光潋滟。河风阵阵,荡起层层微波,几叶轻舟随波逐流,泊在岸边的大小船儿,随着江水轻轻的拍打,轻摇慢晃,似乎在缓缓叙说那往年的一幕幕城南旧事。夜深了,湘江也像有些倦了,在夏夜皎洁的月光中,湘水缓缓流淌,悠悠北去。

感觉湘江的秋天是最美的。岳麓山上一层层的树林被大自然的秋风染成了诱人的红色,而此时的湘江是碧绿的,绿得那样深邃,绿得那样透彻。阳光灿烂的秋日,我常常背着相机,来到湘江边,静静地等候落日,静候夕阳映照下美丽的湘江。

这对摄影人来说,就是在等待一场光与影的视觉盛宴。因为,他们想用镜头留住湘江那一抹迷人的晚霞和洒在江面上的落日余晖。

冬天的星城湿冷,但新年元旦,许多星城人不惧寒风,兴致勃勃去江边观赏橘洲焰火。湘江两岸挤满了长沙市民、高校学生和外地游客。杜甫江阁下,坐满了热情的观众,他们早早地来这里占位置。尽管江边寒风阵阵,但观众心中的热度像被焰火点燃似的,不约而同地来这里等待一场华美的视觉盛宴,期望在绚丽的焰火中许下新年的美好心愿。

晚上8点整,一束束耀眼的光线飞上天空,绽放出七彩的星花,湘江上空就像撒满无数晶莹艳丽的珍珠一般,顿时明亮起来。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直落湘江,“天女散花”“孔雀开屏”“含苞待放”“火树银花”,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的烟花在湘江上空恣意绽放,不仅璀璨了天际,更是绚丽了湘江。

十里长岛浮于江心的橘子洲,一年四季景色如画。春来,明光潋滟,沙鸥点点;夏至,晴空万里,雨水滋润;中秋,柚黄橘红,清香一片;深冬,凌寒剪冰,江风戏雪。山水洲城是大自然赐予长沙最宝贵的礼物。正是因为有了我们的母亲河——湘江,星城人生活的这座城市才有了灵气,也更丰满。我感叹湘江的浩瀚壮阔和岳麓山的隽秀,更感叹星城的设计师把橘子洲装扮得如此秀丽精致。


上一篇 水韵安乡
下一篇 信任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