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水潇湘

作者:向娟 来源:《新湘评论》2021年第2期 发布日期:2021年02月05日 11时57分02秒 编辑:李志佳



微信图片_20210205114948.jpg


看水应是在雨天,尤其是观湘江源。

此刻,站在雨中,望着这汪瀑布,从山涧飞流而下,仿佛天外来客,如果说这瀑布的雄伟壮观在潇湘大地实属常见,但此刻漫天的雨幕增添了它与众不同的气势。它以天地为背景,面向群山,万亩竹林俯身,哗哗雨水作响,呼应着瀑布奔涌之呼啸,磅礴顿显。

忆及首次相见,那是五年前的蓝山梨花节。春寒料峭,一行人冒着风雨进山,山间飘洒着毛毛细雨,虽然都没有撑伞,可仍旧时不时要抹去一把脸上的雨水。路程并不远,但走得甚是艰难,加上都穿着棉袄皮靴,行动笨拙。虽然未曾出现惊险的状况,但有几处也是小心又小心,前有同伴手把手拉着,后有朋友扶背靠腿,才从几棵原木搭成的临时小桥上颤颤巍巍通过。循着潺潺水流,到达山顶,只见一挂瀑布飞溅而下,褐色的平石斜面光滑,水花四溅。大家忙不迭地蹲在小石头上,俯身掬水,身上热汗涔涔,手指没入水中,感觉刺骨。这次故地重游,山依旧,水依旧,雨哗哗不停歇,还多了一条依山搭建的木头栈道。雨中拾阶而上,发现好几处都被工匠细心地处理了,栈木锯断和改道都是为了保证松柏树自由生长不受束缚。匠心柔软,不由让人联想到水的柔软,山水相依,人与自然的互敬,都在这小小的细节中。

人类逐水而居的历史久远,世界各国都概莫能外。我的老家在湘江的支流沩水河畔,水系发达,大河、小溪、水渠、湖泊、水塘、泉池,各种形式的水应有尽有。水资源的丰富让这里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到了夏天,别处的人需要备水出门,而我们因为先天的便利,不需要背什么瓶瓶罐罐,走到哪里随意洗把手,掬起一捧水就能喝。

我从小都不认为水是稀奇之物,正视水是从一次采访活动开始。那次团里有个宁夏固原的农民女作家,她是第一次出远门,来到江南之地,看到漫山遍野的绿色植被激动得一路舍不得打瞌睡。中途停车休息在一山泉处,让大家习以为常的水流潺潺,她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喜不自胜跑过去,连声说,这么好的水啊……再抬起头来,眼中竟然有泪光。看见她兴奋得手哆嗦,嘴唇微微颤抖地凑近掌中那捧水,我震撼了。那一刻,才恍悟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有水的地方是幸福的。

爷爷的话我记得的不多,但有些还是记忆深刻。印象中第一次认字,是在一个大雨天,爷爷不下田,坐在屋檐下修理农具,忽然兴起教我认字。他顺手抽过廊下一根干树枝,写下一个雨字,爷爷指着屋檐下珠帘一般的雨滴说它是老天爷给的宝贝。第二个是水字,爷爷说水是土地上最宝贵的东西,天上有雨,地上有水,就是好地方。他告诉我,祖上从很远的地方一路寻找,最后才选定这里落脚安家——湖南,简称湘。他一笔一画写出湘字,然后用树枝圈住湘字的三点水旁,用力点着说:“这三个点代表水,水是顶顶重要的,没有水,就不会有湘江,也没有湖南,也没有我们……”

从前听人说湘江源自广西,湘人未免失落,我也是近年才知道蓝山湘江源,并亲眼见到母亲河源头,内心非常激动。而此次,乘船到永州蘋岛,在岛上看见潇水和湘水交汇的宽阔水面,始称湘江,自此一路向北,很是感慨。当地官员会同专家们经过多方考证,终于证实潇水起源于蓝山湘江源瑶族乡,为湘江源头。这一结论已经足够让人欣慰。

品味潇湘,水意十足。“潇湘”一词始于汉代,专指湘江中游与潇水会合后一段。到唐代中期,“潇湘”不单意指湘水,而是被诗人们衍化为地域名称,自宋以来泛指湖南地区。同时,湘地也是有名的泽被之地,所谓之无水不成湘。潇湘已是俗成的湖南,又称芙蓉国里,以荷闻名。出生于永州道县并在湖南居住了大半生的北宋著名理学家周敦颐写下名传后世的《爱莲说》,虽是明志,却也是以此向故乡、故乡之水、依水而生之莲的致敬。倘使没有故园之水对他多年的浸润,没有他时时入眼的水与荷,以及随水游走的思虑万千,又怎会有他下笔如风如神的一气呵成。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程门立雪”一词用来表示对老师的敬重,而此典故的出处——程门所指的著名学者程颢、程颐都是周敦颐的学生。师恩泽被如水利万物,思想的承袭铸就了湖湘学派以至潇湘文明,也推动了历史的进程和文化的进步。

“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奠基人和中华道德的创始人之一,舜帝循水路南巡,在永州播下了道德文明的种子,而柳子的思想成就了潇湘之魂。柳宗元于唐顺宗永贞元年(公元805年)因拥护王叔文的改革,被贬为永州司马。贬官之后难免内心愤懑,虽然出外散心,却仍旧是借写荒远地区的美好景物,寄寓自己不幸遭遇,此间共写了八篇山水游记,后称《永州八记》,其中的《小石潭记》尤被奉为精品。凡去永州寻觅柳子足迹之人无不欣然去观小石潭,也许慕名前往反而会有些失望,毕竟此处称不上是美景,更不是什么旷世胜景,只是一个无名的小水潭,但它的形与神都被柳子赋予了更多的感性。当年柳宗元于水路送别好友薛存义,即写下了历史名篇《送薛存义之任序》,开篇表明自己的观点“凡吏于土者,若知其职乎?盖民之役,非以役民而已也”,也正是这一句,让柳宗元被公认为唐宋八大家的一员。柳宗元作为一名封建官员,能放下身段,尊百姓尊民生,时时关心着国计民生,值得后人推崇和学习。

三湘儿女被水滋养被水浸润也被水影响,既有兼容、纳新之雅量,也有坚韧之品性。湘人之胸襟,在近代体现得淋漓尽致。曾国藩、左宗棠、黄兴等,无不代表着湘人之性。“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孙子·虚实篇》),契合了湘人的务实和超强的适应能力,以毛泽东为首的湘人如水般灵动,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战略,终实现了星星之火的燎原。

此刻,站在湘江的源头,目之所及,雨幕下竹林无声,山峦无声,揣想几百里之外,也曾见湘江北去的声势浩大,不禁感慨大自然既有细微笔触,也有恢宏手笔。岁月在零陵郡留下的印记,成为了永州城今日的厚重,从湘江源到橘子洲头,水给予了这方土地厚爱,赋予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无限的灵气。

潇湘从水开始,水是潇湘之根本;潇湘从这里开始,这里是母亲河湘江的起源;潇湘从此刻开始,此刻从历史中走出,走向更为广阔的未来。今天,在这片沃土上,到处都有湘人奋进的身影。

湘人擅实干,实干必兴邦。

这,就是潇湘。

上一篇 都市野果
下一篇 明月照大江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