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群星荟萃耀华夏
——致敬湘籍妇女运动先驱

作者:邓魏 来源:《新湘评论》2021年第5期 发布日期:2021年03月03日 02时29分21秒 编辑:陈家琦


回首百年,红色湘女是中国革命的重要力量,她们是撒向中华大地的革命火种,也是中国妇女运动先驱,激励了万千妇女前赴后继,创造出“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壮阔气象。

在众多红色湘女中,有五颗红星尤为耀眼夺目,她们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第一任妇女部长向警予,工农红军的第一位女师长胡筠,全国第一位民选的党员女县长邵振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位女将军李贞,她们与众多红色湘女一起,让历史的星空更加璀璨。


奋起抗争

上世纪20年代初,共产主义思潮激荡华夏大地。1920年5月26日,新婚不久的向警予,在李大钊主办的《少年中国》杂志撰文《女子解放与改造的商榷》,提倡把妇女解放与社会改造联系起来。1920年7月,留法的新民学会会员在蒙达尼开了5天会,被称为“向蔡同盟”的向警予、蔡和森夫妻共同提出“中国共产党”的名称与计划,陈述建党之急。后来,向警予被毛泽东称为“我党唯一的女创始人”。

那一年10月,李大钊最得意的学生之一——来自长沙一个书香家庭的缪伯英,加入了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缪伯英、何孟雄、邓中夏等5人被李大钊吸收入党。就这样,刚满21岁的缪伯英成为中国共产党第一名女党员。1921年8月,在中共一大闭幕不久,何孟雄和缪伯英这对志同道合的战友组成了自己的家庭。从此,这对“英”“雄”夫妻,一方面潜心学习,一方面投身革命。

1921年10月18日,法国当局将蔡和森、陈毅等人驱逐出国,1921年年底,向警予启程回国。1922年年初,向警予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在7月召开的党的二大上,中共中央决定设立妇女部,她担任第一任妇女部长。当向警予在南方点燃星星之火时,北方的缪伯英也于1922年担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女工部部长。不久后,震动全国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爆发,缪伯英秘密编印了大量宣传品,还援助了不少失业工人。

1923年,向警予起草《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妇女运动决议案》,在中共三大会上通过的议案明确提出“男女社交自由”“结婚离婚自由”“男女工资平等”“母性保护”“男女教育平等”“男女职业平等”等有关保护妇女权益的内容,还提出了“全国妇女运动大联合”的口号。会上,中央妇女部更名为妇女运动委员会,向警予担任第一任书记。1924年春,向警予等人筹建了广东女权运动大同盟,并任会长。6月下旬,她马不停蹄来到上海,参与领导了1.4万余名女工参加的大罢工,最终取得了胜利。

在北方,李大钊、缪伯英等人被北洋军阀政府下令缉拿。缪伯英回到长沙,受徐特立聘请到长沙女师附小当校长,并担任中共湘区委员会第一任妇委书记。1924年秋,当缪伯英在长沙开展共产主义思想传播时,26岁的胡筠考入平江县城启明女子学校,她带头放小脚,还与同学徐纬文发起剪发运动。在她的倡议下,女校学生纷纷剪掉长发,满城为之轰动。这年秋天,19岁的浏阳女子邵振维被派回石膏乡做妇女工作,她建议农会颁布法令,帮助童养媳解除婚约。有一次,邵姓族长在祠堂里祭祖摆宴,却禁止妇女参加,邵振维知道后,带领几十个妇女抢先进入祠堂,入席占座,气得族长在厅堂直跺脚。


百炼成钢

1926年7月,叶挺率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进入浏阳。浏阳县城民众夹道欢迎独立团,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邵振维参加了女学生组成的宣传队。在军民联欢会上,邵振维把写有“民众救星”和“劳苦功高”的两面锦旗献给了叶挺。一个月后,北伐军先遣团攻克平江县城,县委派胡筠参加叶挺部队,她毅然放弃学业,把幼儿留在家里,随新组建的第四军独立团政治处宣传队奔赴前线,一直打到了湖北汀泗桥。

1926年10月,北伐军光复武汉,国民党在武汉开设了中央军事政治学校,胡筠进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女生队。在校期间,胡筠以“神枪手”之名,并誉为黄埔四女杰之首称号。

1927年3月,经中共浏阳县委提名,邵振维当选为浏阳县县长,成为我国第一位民主选举的女县长。她一方面协助县委加强革命武装建设,另一方面发布查赌、禁烟、剪发、放足等改良习俗的命令,为此后秋收起义等武装斗争做了重要准备。

1927年,在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时,刚被增选为中共浏阳县委委员的邵振维,打破过去不准妇女进孔庙的陈规陋习,特地将主席台搭在孔庙殿前的陛阶上。作为大会执行主席,她站在陛阶上发表演说。这时,19岁的浏阳女生李贞刚加入中国共产党才一个月,邵振维的壮举,铭刻在李贞心里。早在1926年夏天,邵振维举着锦旗与叶挺将军站在一起时,李贞也挤在人群中为北伐军鼓掌欢呼。

1927年3月,向警予在中共汉口市委宣传部工作,4月27日,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她参加了大会主席团。武汉国民政府发动反革命政变,向警予置生死于度外,继续坚守中共湖北省委机关。不久,向警予等来了转道来到武汉的卢德铭,向他转达了中央八七会议的指示,要求卢德铭赶往湖南参加秋收起义。


柔情与决绝

1927年,白色恐怖笼罩中国。邵振维带领游击队活动在浏阳县城四周。敌人对她恨之入骨,严刑拷打她的母亲。一个深夜,她回家探望躺在床上的母亲,不料,刚到家便被包围。她的侄女邵国梅冲出屋子,想把敌人引开,善良的邵振维不愿侄女为自己牺牲,大喝一声:“邵振维在这里!”侄女脱险了,可十几支枪一齐对准了她。1927年11月6日,敌人将双腿已断的邵振维用箩筐抬往南门外的状元洲处决,牺牲时年仅22岁。

这一年,也是胡筠人生重要转折点。从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毕业后,胡筠被派往家乡平江组织游击队。她买来枪,组建了几十人的队伍。她分了自家的田地粮仓,烧了自家的田契地契,还跟丈夫李积琦离婚……这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彻底从地主阶级的生活中走了出来。

这一年,李贞也离开了婆家。婆家担心受到株连,将她休出家门。李贞毅然在浏阳东乡重建党组织和浏东游击队,她担任游击队士兵委员会委员长。

白色恐怖笼罩中国,可白色动摇不了向警予的革命意志。1928年3月20日,由于叛徒的出卖,33岁的向警予在武汉法租界三德里被捕。敌人严刑逼供毫无用处,他们恼羞成怒,决定在5月1日——这个全世界工人阶级的节日里处决向警予。在走向刑场的路上,向警予向沿途群众进行讲演。敌人为了让她不再说话,往她嘴里塞石头,用皮带缚住她的双颊,血沫从她的嘴角流出,围观者都忍不住落泪,而向警予大义凛然、视死如归。

1928年,“英”“雄”夫妻身处在白色恐怖的上海,他们到处躲避,长期清贫和漂泊的生活击垮了缪伯英的身体。1929年10月,30岁的缪伯英临终前,颤巍巍拉着丈夫何孟雄的手说:“未能战死沙场,真是遗憾终生啊!你要坚决与敌斗争,直到胜利!”

1929年,李贞也遭遇了无数次生死考验。有一次,她与敌人战斗,周旋了两昼夜,最后,她身边仅剩5个人,弹尽粮绝,纵身跳下悬崖,因落到一棵树上幸免于难,可4个月的胎儿却流产了。

1929年,胡筠和张警吾的孩子在战场上匆匆降生。这位平江百姓眼里枪法入神的“女英雄”,用牙齿撕破衣服草草包裹婴儿,挣扎起来指挥战斗。“霸蛮”的胡筠凭借英勇战绩,于1931年担任新成立的红八师师长,成为红军第一位女师长。敌人对她闻风丧胆,曾以十万大洋悬赏她的人头。不久后,胡筠担任湘鄂赣省委妇女部长,妇女工作搞得热火朝天、远近闻名。令人扼腕叹息的是,1934年6月,年仅36岁的胡筠在“肃反”中被冤杀。

这一年,红六军团组织部长李贞在长征途中被调任湘鄂川黔省军区组织部长。在路上,李贞遇到了她的老同事、终身伴侣——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兼代政委甘泗淇,在贺龙的撮合下,李贞和甘泗淇结婚。之后两人在艰苦岁月中相互扶持,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终于迎来了最后的胜利。1955年9月27日,李贞被授予少将军衔,毛泽东亲自为她授衔。李贞与甘泗淇一生未育,却收养了20多位烈士遗孤,两人虽为将军,却从不以权谋私,从不为孩子们的就业、调动、晋升开绿灯。

女性的脉脉柔情、共产党员的坚强不屈在这些湘女身上交织,铸就了感天动地的不朽诗篇。她们将妇女解放与民族解放紧密联系起来,把妇女运动作为党领导的革命事业的一部分,为之贡献出自己的毕生精力,展现出顽强的革命意志和崇高的革命精神。


上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