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记“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称号获得者万步炎

作者:佟秋月 唐亚慧 来源:《新湘评论》2021年第24期 发布日期:2021年12月16日 03时22分14秒 编辑:陈家琦


微信图片_20211216095927.jpg


浩瀚太空,中国人一次又一次留下足迹;茫茫深海,中国人探索的脚步也从未停歇。2021年4月7日,“海牛Ⅱ号”在南海2060米的深海海底成功下钻231米,实现了重大技术突破,刷新了世界海底钻机海上实际钻探深度的纪录!“海牛Ⅱ号”的成功离不开一个人,他叫万步炎,是湖南科技大学海洋矿产资源探采装备与安全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主任、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海牛Ⅱ号”海底大孔深保压取芯钻机系统研制的项目负责人。10月28日,万步炎荣获“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称号。


“国家落后于人的地方就是我努力的方向”

万步炎是烈士的后代,外祖父彭明早年参加红军,担任过湘鄂西苏维埃政府七县巡视员,1932年在洪湖作战中牺牲,年仅31岁。由于外公是烈士,万步炎小时候政府每年都给家里发几百斤稻谷作为烈属抚恤金。这一直是伴随他成长的温暖记忆,也在他年少的心里深深地埋下了报效国家的种子。

1985年万步炎研究生毕业,当时正值我国深海矿产资源研究开发事业起步阶段,西方大国几十年前就已经在全球四大洋进行大规模“蓝色跑马圈地”,许多优质海洋资源都已经划归这些国家了,而中国却无一席之地,这深深刺痛了万步炎,虽然他学的不是海洋资源勘探,但当领导询问他是否愿意投身海洋事业时,他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1992年,万步炎赴日本工作学习,从事海洋采矿技术研究。在日本,他再一次深深体会到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技术封锁,感受到一些国外科学家在中国人面前的傲慢。从那时起,万步炎就暗下决心:国家落后于人的地方就是我努力的方向,一定要想办法赶超国外。

万步炎拒绝了日本人的高薪挽留,回国投身深海资源开发技术的研发,一干就是30多年。他所从事的海底钻机技术曾一度落后国外数十年,万步炎就带着团队进行一项项关键技术攻关,一个个关键部件突破,海底钻探深度从不足1米到2米、5米、20米、60米……到目前领先世界的231米。

万步炎参与并见证了我国海洋技术从远远落后到目前的大部分领域与世界先进水平并跑,部分领先的巨大进步。目前,我国已在太平洋、印度洋洋底,我国南海、东海等海域钻了2000多个“中国孔”,完成了多座国际海底矿山的普查勘探,向联合国申请了多个国际海底矿区,维护了我国国际海洋权益。


“跟在别人后面抄袭,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创新是科学研究之灵魂,没有创新就不能称之为科学研究。我国首台深海浅层岩芯取样钻机就是经过万步炎团队三年不断摸索,攻克了深海锂电池技术、深海控制与视像传输技术、深海液压技术、深海电机与变电技术、深海各种传感器等难关,实现了从总体到部件全部自主设计制造试验,并取得了海试成功,第二年即投入我国大规模大洋资源调查使用,为国家大洋资源调查解了燃眉之急。

为了顺应国家大洋矿产资源调查的需求升级,万步炎和团队又研发了世界首台具备“一次下水多次取芯”功能的富钴结壳专用钻机,国内首台采用光纤通讯和3300V高压供电的海底钻机,国内首台采用快速旋转卡盘钻杆快速接卸技术的深海20中深孔岩芯取样钻机,国内首台采用全自动绳索取芯技术和孔内原位测孔技术的“海牛I号”海底60米多用途钻机,一直到今年的领先世界的“海牛Ⅱ号”钻机。每过一道关,都会遇到无数的技术难题,但万步炎和团队成员们始终坚持走自己的路,不断地创新。目前他们已取得125项国家专利,4项国际发明专利。万步炎曾自豪地说:“我们的钻机所有关键技术都是我们自主研发,没有照抄国外的技术。”也正因为如此,“海牛Ⅱ号”钻机性能功能领先世界,在自动控制、作业效率、操作维护便利性、作业成本等方面都全面优于国外最新钻机。这就是创新的力量,如果跟在别人后面抄袭,就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多年的科研工作,让万步炎有了一个切身体会:搞科研,不能迷信外国人,外国人能做的,我们中国人一定能做,外国人还没有做到的,我们中国人也完全有可能先他们一步做出来。


“每次出海白发都要增加,但我乐此不疲”

海上的工作是艰苦的,但是为了试验,万步炎从来没有退却。1999年万步炎第一次登船出海,船出港后整整一个星期,他都因晕船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吃什么吐什么,黄胆水都吐了出来。一个星期后,他对自己说:“要干活,就不能这样一直躺着啊。”他支撑着爬起来,站一会儿,坐一会儿,摇晃着来到甲板上来回走,逼着自己吃东西,后来才慢慢适应。现在的万步炎已经成了一名真正的“水手”,每年至少会在海上呆几个月。事实上,和他在海上遇到的其他艰难险阻相比,晕船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海上是个特殊的工作环境,很多在陆地上很容易解决的事,到了海上就成为难题,因为船与世隔绝,条件非常有限,船上工作的艰难程度,陆地上工作的人很难体会和想象到。每次新设备海试,都是对他的严峻考验。一次“海牛Ⅱ号”深海试验就遇到了大麻烦,出问题的不是钻机系统,而是从丹麦进口的配套收放绞车系统。当在深海1000米水深完成海底作业,开始从海底回收钻机时,这台绞车突然发出巨大的声响,停机检查后发现,绞车负责排缆的丝杠和传动机构严重损坏,丝杠从轴承座中脱出,减速箱箱体破裂,端盖碎成了好几片。这时钻机悬吊在1000米水下,离海底约6米的海水中,收又收不回来,放又放不下去。更为惊险的是,根据天气预报,还有两天,有强台风就要经过这片海域,如果两天之内还不能把钻机回收上船,就只能砍断钻机脐带缆,把钻机丢弃在海底。两天48小时,万步炎总共睡了不超过5小时,他和团队成员们一起商讨办法,第一个夜晚他们尝试了各种办法试图修复损坏的部件,最后证明在船上现有条件下是不可能的。万步炎果断调整思路,准备另外构建一个临时机构代替损坏部件的工作。他马上进行设计,充分利用现有配件,花了近30个小时时间,终于把临时系统搭建安装好,他亲自操作和指挥,在台风到来之前两小时,将钻机从海里完好无损回收回来,可以说创造了一个奇迹。

万步炎经历过很多海上遇险的故事,他曾笑谈:大家看我满头白发,其实我知道这是大海给我的馈赠,每次出海我头上的白发要增加5%,但即使这样,我仍乐此不疲。

星星闪烁,波涛涌起。“大海是我们的事业,我们的目标就是星辰大海。”万步炎说。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