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搁浅的钓鱼船

作者:贺文春 来源:2022年第1期 发布日期:2022年01月05日 03时19分40秒 编辑:陈家琦


仲秋的一个晚上,很久没有联系的表弟打来电话,邀我周六去他家里做客。

表弟是我堂姑妈的儿子,从小大家都叫他“牛几”,长得五大三粗,力气过人,一身好水性,家住水府庙水库北岸的山坡上。小时候我们一起玩得多,成年后也常见面,但前些年的那件“扣网”事发生后,他非常生气,曾发誓不和我来往。

那一年秋天,正是政府取缔水府庙养鱼拦库、网箱和钓鱼船的攻坚阶段,表弟的网箱恰好正是出鱼的好季节,钓鱼船生意也非常红火,天天满员,他心里如何舍得?再加上执法的工作人员有些疏忽,跑了很多鱼,表弟就执拗地要按照自己的数字赔偿,结果与执法人员厮打起来,被拘押进了派出所。

姑妈打我电话求援,要我同亲戚们一起去管委会讨说法。我没有答应,而是劝他们冷静。后来表弟就再也不理我了。尽管后来我主动去看他,但他总冷着脸。

周六赴约,到达表弟家里时已近黄昏。我有些吃惊,3年前那栋半红砖半土砖的老式平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二层的欧式别墅,依山傍水,很有气势。表弟的“全有农家乐”饭店就开在自家的庭院,围墙大门上8面彩旗在秋风中飘扬,金字招牌在暮色中仍然熠熠生辉。别墅地坪下面就是波光粼粼的湖面,那艘可以容纳8人的钓鱼船静静地停泊在水边。我心里一惊,难道表弟还在偷偷干违法的勾当?

表弟和弟媳俩在柴火灶边忙碌,他们刚刚接待完晚上一桌客人,所以我们的饭菜就迟了很多。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劝他的时候,侄女已经按我的意见在院子里摆好饭桌,开始吃饭。头菜是雁鹅菌炖土鸡,这个雁鹅菌正当时令,生长在水府庙周边的山林中,清香四溢,堪称山珍。更令人赞叹的是表弟亲手烹制的几道鱼菜。由鳜鱼、黄鸭叫、鲫鱼混煮而成的“一锅鲜”,那鲜味让人印象深刻,香煎刁子鱼、双色鳙鱼头爽辣下饭妙不可言,“银鱼蛋皮萝卜丝”更是细嫩鲜美。

此时,一轮秋月初升,浅浅地映在泛着涟漪的湖面,山水和月色是那样的交融和谐,“水府秋月”的美景加上人间美味,幸福得令人陶醉。

我有意无意地聊起了水边的钓鱼船。表弟笑道,“哥,你不要多心,那钓鱼船现在是茶水包厢,专供喜欢赏月、看日出的游客使用。”原来,表弟被拘留10天出来后,管委会和村里干部主动找他,劝他签了取缔网箱和渔船的协议,又帮他起网、卖鱼,而且答应了他把钓鱼船固定在岸边的要求。作为补偿,表弟得到了一笔钱,还得到了无息贷款,他就大着胆子建了新房,办起了农家乐。因为山清水秀,环境优美,饭菜又是无污染纯天然绿色食材,生意非常好。

表弟举杯敬我:“哥,我错怪你了,最近我才知道你那次和管委会的领导其实说了情,我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也得到了关心和帮助。和我一起网箱养鱼的村民现在有的搞民宿,有的办茶厂,有的搞生态农场,有的加工火焙鱼,日子都过得好。想想那些年网箱养鱼虽然解决了生计问题,但污染了水体,那时的水连我们自己看了都觉得不舒服,水质差得连白鹭也越来越少,鳜鱼甲鱼就更少了。”

说到甲鱼,表弟兴致勃勃地说:“哥啊,今年春上,我看到过娃娃鱼和水母;前年还有一个村民用鱼网网了一个大甲鱼,56斤重,后来放生了,就在前面的神龙岛放的,好多人看热闹。”

跟表弟闲聊着,不知不觉我就醉了。蒙眬中似乎看到一轮红日从山那边升起,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栈道、游船,还有草地上那一顶顶帐篷……水府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