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书田闲思

作者:翟非 来源:2022年第8期 发布日期:2022年04月15日 03时32分03秒 编辑:陈家琦


我书读得不多,但我喜欢读书,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阅读的无知者。

读书如耕田,一犁一耙,来不得丝毫焦躁和做作。只要静下心,一日不懈,一日不辍,精耕细作,就会有丰硕的收获。

只是如今的世代早已不同以往,可以说我们已深陷形形色色的诱惑重围,屋里屋外,线上线下,灵魂肉体,都面对着虎视眈眈的诱惑。且不说太多太远的东西,单单就是电视、网络、微信、游戏、麻将……哪样不使我们大多数人神魂颠倒而津津乐道,乐此不疲?哪有多少时间用于阅读?

庄子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而学海无涯,永无止境。我们唯有多挤时间,拒绝各种诱惑,勤于阅读,才会有所思索,有所积累。

读书不一定都记得,但一定要晓得。王阳明说过,读书记得只是知识,不是学问,真正的学问靠体悟而得。曾国藩重视读书沉浸其中,但从来不主张死记硬背。他对儿子说:“凡读书,不必苦求强记。只须从容涵泳,今日看几篇,明日看几篇,久久自然有益。”

诸子百家,历史典籍,汗牛充栋。宇宙浩瀚,自然探索不断推陈出新。对于好学者来说,要学要记的东西实在太多,但知识的无限性与个人禀赋的有限性,往往会影响绝大多数人学习的兴趣和效果,唯有结合自身的喜好和工作需要来选择读书的方向和重点,倾注精力,专心致志,反复咀嚼玩味,方能达到“春雨之润花,清渠之溉稻”的境界。

读书若能激发写作冲动,就会反推学习自觉。曾国藩认为读书诀窍在于看、读、写、作四字契合,每日不可缺一。他的一生始终坚持三件事:每朝临帖,日读史书,晚记日记。明代官员几乎都有一个特点,凡是在任一方,都会或多或少留下一些笔记和著作。写作冲动一旦产生,往往又会暴露出学者诸多缺陷和不足,不得不根据写作思路和内容的需要,如饥似渴地去查询补充知识。这种以写促读固然带有一点逼迫性,但常常会反推人迫不及待地自学,更使人容易消化,大受启益。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读书也不能一味地孤芳自赏,读书需要经常地多层次地交流讨论,通过不同形式的交流,来检阅你知识的存量和质量,来澄清一些似懂非懂的概念,来纠正一些画地为牢的偏执,来点化一些晦涩深奥的道理。

南宋时期,著名理学家吕祖谦为了调和朱熹“理学”和陆九渊“心学”之间的理论分歧,邀请陆九渊兄弟前来与朱熹见面会谈。双方应约来到江西鹅湖寺,就各自的哲学观点展开了激烈辩论,诞生了中国思想史上著名的“鹅湖之会”。明嘉靖六年九月,王阳明奉旨带病出征两广在即,他的大弟子钱德洪和王畿因“心学四训”出现分歧,引发争议。王阳明深夜把他们二人叫到书院的天泉桥上,先听他们辩论,最后耐心阐释“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的要义,使钱德洪和王畿最终幡然醒悟,豁然开朗,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著名的“天泉论道”。

读书交流若能在一定时期、一定范围、一个方面、一个阶段汇流成激情澎湃的热潮,就一定会掀起激浊扬清的思想浪花,促进文明进步。

倘若读书能够走出穹庐、走出藩篱、走出围城,就能拥有一个自信的辽阔天空。读书固然需要苦读,但读书人不是苦行者。读书路上走下去,总会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橙红橘绿。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人生是一场奋斗,也是一个大舞台。人生想要收获更多的精彩,就得爱上读书,把读书看成是审美,形成习惯,当成追求。要有“非学无以广才”的感悟,要有“学不可以已”的恒心,要有“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的境界。如果你坚持了,做到了,将来你一定会遇见更好的自己,笑得灿然。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