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中共湖南省委《新湘评论》杂志社主办

共产党人的明镜
——许光达英勇战斗和主动让衔的故事

作者:龙琛 来源:《新湘评论》2022年第20期 发布日期:2022年10月17日 03时03分02秒 编辑:陈家琦


回望初心 · 红色档案背后的故事



档案故事:这是一份纸质档案,长26.3厘米,宽19厘米。1932年,许光达在应城之役受伤严重,生命垂危。湘鄂西省委于1932年2月29日写信给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希望中央给予接洽,待伤好后给以他短期军事政治训练,再派回红三军工作。湘鄂西省委派刘鳌陪同,历尽千难万险,许光达终于到达了上海的医院,但由于地下党组织控制的医院遭到敌人破坏,许光达又经地下组织安排,辗转去苏联治疗。在莫斯科,那颗子弹头才被取了出来。这份档案便是湘鄂西省委写给中央的信。


许光达,1908年11月19日出生在长沙县东乡萝卜冲(现黄兴镇光达社区)。许光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年轻的开国大将,首位装甲兵司令员,被誉为“中国装甲兵之父”。许光达一生战绩显赫,在战争中屡次负伤,但从未放弃和退却,始终追随党和人民。新中国成立后,担任很多重要的领导职务,但他淡泊名利,他让衔的故事更是让人心生敬佩。


两次负伤

许光达一生戎马倥偬,在战争中受伤在所难免。其中有两次受伤较为严重。第一次严重受伤是在1927年,许光达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张发奎部炮兵营当见习排长,随军移防九江。时值宁汉合流,革命处于危急关头。许光达乘张发奎“礼送”共产党之机,偕同炮兵营几个共产党员偷偷离开九江,前往南昌参加起义。但赶到南昌时,起义部队已撤离。他不顾同伴劝阻,在宁都追上了起义部队。在1927年9月28日,在三河坝激战中,一发炮弹在许光达身旁炸开,他身负重伤,只得留在农民家休养。由于部队南下失利,许光达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伤好后,许光达和同伴廖浩然为寻找党组织,辗转潮州、汕头、上海,然后到南京,终于在安徽寿县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1929年10月,奉中共中央的指示,许光达由上海转赴洪湖革命根据地,参与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

另一次伤势较重是在1932年。1930年7月,贺龙的红四军与红六军会师,组建红二军团,许光达即跟随贺龙南北驰骋,屡建奇功,与贺龙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由于夏曦全面执行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湘鄂西苏区受挫。1932年春,红三军于瓦庙集与敌东线主力2万余人展开激战。许光达奉命率部插入敌人中间地带,以分割敌人。他到二营靠前指挥,胸部被子弹击中,伤势严重,昏迷不醒,子弹头离他的心脏只有几厘米。由于医疗条件所限,手术整整做了3个钟头,子弹仍然没有取出。后来,贺龙坚持派人送许光达去上海治疗。湘鄂西省委于1932年2月29日写信给在上海的中共中央:“许光达同志,曾任三军八师师长……应城之役受伤甚重,弹未出,特来诊治,希接洽。伤愈,并望给以短期军事政治训练,随派回三军工作。”并派刘鳌陪同。历尽千难万险,伤势严重的许光达终于到达了上海由地下党组织控制的医院,但想不到的是那家医院却遭到了敌人的破坏,许光达只好经地下组织安排,辗转去苏联治疗。在莫斯科,那颗子弹头才被取出来。


主动让衔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实行军衔制。当许光达得知中央将授予他大将军衔时,他寝食难安,对夫人邹靖华说,和我并肩作战的多少战友把他们的满腔热血洒在了解放事业的战场,我这顶“乌纱帽”是建立在他们的流血牺牲基础之上的。反复思考后,他做出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申请降衔。

他当面向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贺龙提出降衔申请。贺龙说:“你是黄埔五期的老资格,还有苏联红军的经历,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好几次差点掉脑壳,评你为大将是组织考虑的事,你服从就是了。”在几次面请降衔无果后,许光达向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和各位副主席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降衔申请书》:


军委毛主席、各位副主席:

授我以大将衔的消息,我已获悉。这些天,此事小槌似的不停地敲击心鼓,我感谢主席和军委领导对我的高度器重。高兴之余,惶惶难安。我扪心自问:论德、才、资、功,我佩戴四星,心安神静吗?此次,按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功绩授衔。回顾自身历史,1925年参加革命,战绩平平。1932年-1937年,在苏联疗伤学习,对中国革命毫无建树。而这一时期是中国革命最艰难困苦的时期:蒋匪军数次血腥大“围剿”,三个方面军被迫作战略转移。战友们在敌军层层包围下,艰苦奋战,吃树皮草根,献出鲜血、生命。我坐在窗明几净的房间吃牛奶、面包。自苏联返回后,有几年是在后方。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里,在中国革命的事业中,我究竟为党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实事求是地说,是微不足道的,不要说同大将们比,心中有愧,与一些年资较深的上将比,也自愧不如。与我长期共事的王震同志功勋卓著:湘鄂赣竖旗,南泥湾垦荒;南下北返,威震敌胆;进军新疆,战果辉煌……

为了心安,为了公正,我曾向贺副主席面请降衔。现在我诚恳、慎重地向主席、各位副主席申请:授我上将衔。另授功勋卓著者以大将。

许光达

1955年9月10日


毛主席看完许光达的《降衔申请书》后,十分感慨:“这是一面明镜,共产党人的明镜!”并且高度称赞:“五百年前,大将徐达,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五百年后,大将许光达,几番让衔,英明天下扬。”

对许光达的降衔请求,鉴于他的功绩和资历,党中央、中央军委没有同意,最终仍授他大将军衔。但是,许光达内心无法安宁,主动要求降一级自己的工资。这样一来,10位开国大将中,有9位拿的是四级薪金,只有许光达一人拿的是五级薪金。

(作者单位:湖南省档案馆)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诚聘  |  合作伙伴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新湘评论》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杂志社咨询电话:0731-82216364 82217526(传真)
湘ICP备1500183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3010202000800